庄子:真正厉害的人 早已戒掉了情绪

2019-06-12 15:00 来源:网上印

上海世纪代怀孕庄子:真正厉害的人 早已戒掉了情绪

dm单设计

现代职业教育

庄子:真正厉害的人 早已戒掉了情绪

  人生在世,难免有这样那样的负面情绪。  工作上,遇到难题要想办法解决;生活上,孩子哭了要想办法逗乐;父母面前,需要你照顾的时候要想尽办法有求必应。  所以很多人说,戒掉情绪,你就成功了一半。  不稳定的情绪伤人伤己,控制情绪是一个人最大的修养。  历史上很多故事都证明了冲动是魔鬼。  情绪不好,是格局太小  什么是格局?  一个人看不惯的人和事越多,说明这个人格局越小。  《庄子·山木》篇中有这样一个故事:  一个人乘船过河,前面有船要撞上来,这个人破口大骂,骂对方不长眼。  等船撞过来,却发现对面船上没人,是个空船,刚才的满腔怒火,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  生气的不是撞船本身,而是对面有没有人。  一件事对你造成了伤害,你生不生气、发不发火,并不取决于事情本身,而是对方的人!  真正厉害的人,把那些糟心的人和事儿当成“空船”处理。  一位财主,整天无所事事,以吟诗炫耀自己。  所以当他某天看见柴夫挑着担柴,满头大汗从山里走出来,让他停下听自己吟诗炫耀,他指着柴担吟道:  山上长树不长柴,砍下树来变成柴。  变成柴来多麻烦,不如当初就长柴。  此时樵夫的心情可想而知,毕竟正累得喘不过气来,所以怒气直冲脑门,他灵机一动也吟了一首:  老爷吃饭不吃屎,饭进肚里变成屎。  变成屎来多麻烦,不如当初就吃屎。  所以,任何事物都不是非黑即白,用结果来证明事物的好与坏,未免太简单粗暴。  庄子说:不遣是非,与世俗处。  不要争论说明是非,人生在世,难免有看不惯的人和事,放宽心,笑笑就得了。  想要的太多 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,如果我们把快乐建立在欲望的满足上,那么一旦欲望无法得到满足,快乐也荡然无存。  所以古代的圣贤也都告诉我们,过多的欲望是一切痛苦的来源。  在古时,有一个王婆以卖酒为生。  一位道士经常在此借宿,并且喝了几次酒都没给钱,但是王婆并没有计较。  有一天,道士提出要为王婆挖一口井,以感谢她。  井挖好了以后,涌出的全是美酒,王婆发财了。  道士问王婆酒好不好?  王婆说,酒倒是好,就是没有酒糟。  道士听后,便在墙上提了一首打油诗:  天高不算高,人心第一高。  井水做酒卖,还道无酒糟。  之后,那口井也不出酒了。  这不免让人想到了老子曾说过:  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长久。”  也就是说,知道满足的就不受辱,知道适可而止的就不危险,可以保持长久。  当一个人该知足而不知足时,就会成为贪欲的奴隶。  庄子的妻子去世的时候,他鼓盆而歌。  自己将死的时候,弟子要厚葬他,他说:  “在上为鸟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,夺彼与此,何其偏也?。  在所有人都往上挤、财富名利什么都想要的时候,庄子连生死都看淡了。  庄子说:“天下有至乐无有哉?”  天下有至乐,但不是名利之乐,欲望之乐。  “至乐无乐,至誉无誉。”  把自己看得太重  庄子还有句话说:“人能虚己以游世,其孰能害之。”  一个人要是不把自己当回事,那就没有人能让他愤怒,让他生气。  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,尝试放下“我”,站在对面的角度去考虑,去理解,去宽宥。  一天,长安城突降大雪,寒泠至极,恰巧一位书生出门消食见雪花飘飘,自然要诗兴大发,脱口道:  “大雪纷纷落地。”  这正被路过此地的一位升迁官员听见,一拱手接口道:  “正是皇家瑞气。”  旁边一个卖棉衣棉裤发财的商人心花怒放,也凑了一句:  “再下三年何妨?”  一语激怒了路边一冻饿欲死的乞丐,大骂:  “放你娘的狗屁!”  没想到四个社会各阶层人士一人一句,也凑合成了一首打油诗:  大雪纷纷落地,正是皇家瑞气。  再下三年何妨?放你娘的狗屁!  不同的人,不同的处境,对同一事物的看法就不同,或许你喜欢的可能恰恰是别人厌恶的。  《一生的资本》里有这样一段话:  任何时候,一个人都不应该做自己情绪的奴隶,不应该使一切行动都受制于自己的情绪,而应该反过来控制情绪。  戒掉情绪后,你就会收获一个强大的自己。

(责任编辑:admin )